中国石油
长城钻探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在“世界屋脊”打造油气勘探开发服务典范
打印 2018-08-18 字体: [大] [中] [小]
——从青海油田狮子沟英西区块日产千吨井看长城钻探工程公司开发服务保障能力
 
816日,狮52-3井已经投产了21天。用10毫米油嘴放喷试采,油压50兆帕,初产液量超过千方,伴生气10万方以上,折合油气当量日产逾千吨,这是继狮210井后,英西区块再次钻获千吨井。
这口高产井,大家盼得望眼欲穿!
从油井自喷那天起,长城钻探打出千吨油井的消息很快传遍青海油田一线生产基地——花土沟。做锦旗的老乡听说锦旗准备送给长城钻探,二话不说连夜赶制。
一位卖当地特产的回族老乡说,狮子沟好久没有打出这么高产的油井了。许多不知名的老乡还把青海油田和长城钻探关于千吨井的报道转发到朋友圈。这口井也成为花土沟一带最受关注的话题。
为施工这口井的50641队拍合影时,正在现场指挥施工的甲方一位领导建议,应该配上一条千吨井的条幅,留作纪念。
52-3井的成功,已经成为青海油田一个标志性事件。而在去年底,长城钻探接手这口井时,仿佛抱着一块烫手的山芋。
 
高危:集团公司级重点关注井
 
52-3井如此受关注,有着多层原因。
先看看这口井的地位。在狮子沟打井的钻井队伍都知道这个区块在青海油田的份量,其施工难度也数一数二。狮52-3井所在的柴达木英雄岭地区地处被誉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平均海拔约3000米。是青海油田海拔最高、地质情况最复杂、地表条件最艰苦、工程技术保障最困难、油气储存条件最特殊的一个区块。也是目前青海油田油气勘探开发最具潜力的区块。上世纪90年代,该区块就已落实油气储量,由于当时开发技术不成熟,近两年才逐步开发。即使现在,在该区块施工的钻探队伍,想在设计周期内完钻,也非易事。
集团公司级重点关注井。这口井目的层段为高压裂缝油气藏,并且钻井液密度“窗口窄”,随时会出现溢漏并存、漏喷转换等井下复杂。这种油藏与国内其他地区相比,特点是地层压力大,施工必然要“遭遇”井漏、溢流。如果处理不及时,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该目的层能否安全施工成为首要目标。由于地质情况复杂,狮子沟英西区块井位均被集团公司列为重点关注井。
由于全年油气产量的压力太大,青海油田对这一区块志在必得。2017年,长城钻探初次进入狮子沟英西地区打井,担心自己经验不足,一直没有接手这一类型的高压井。“施工的前提是安全可控。这类井风险太高,稍有不慎,就是几千万的损失。”长城钻探工程公司西部钻井公司青海项目部原经理孙连和说。
尽管如此,孙连和带着项目组开始做准备。“这场遭遇战早晚要打。进入该区块施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人巧不如家什妙。长城钻探按照甲方要求,提前将在该地区打井的钻井设备全面升级,原来承压35兆帕的装备全部改为承压70兆帕。
再次面对甲方的接井要求时,长城钻探少有地提出唯一的条件。那就是,必须邀请到甲方专家总指挥、英西项目部经理李余成对该井全程坐镇指挥。李余成在狮子沟英西地区一线工作多年,有着丰富的现场指挥经验。此前,各家钻探队伍均受益于他的指导。但李处长在2017年底就要提前离岗。“如果李处长能够指挥这口井,我们就接。”
作为施工方,长城钻探此时提出这个条件有着深层原因。这一区块的油井施工与国内其他区块不同之处在于,其复杂程度凭借钻探队过硬的施工能力还远远不够,必须依靠甲方从顶层设计到现场管理的决策和工程保障。双方高度配合,缺一不可。
一个人才顶千军。这个条件没有难住甲方。青海油田专门为李余成申请了青海油田公司一级专家待遇,并且负责英西钻井技术工作;作为甲方现场总指挥,全权管理现场作业的十余家单位和部门。
万事俱备。长城钻探才谨慎地接下这口井。
 
抢险:六天五夜危急时刻
 
52-3井是2018年青海油田部署的一口开发井,设计井深4827米。这口井的关键点是揭开油层针对突发情况的处理。施工前甚至施工中,甲乙方逐条完善这个难以驾驭地层的施工预案。从接井开始,双方均排出了最强阵容:双方均安排局领导指挥,处级干部现场坐镇,值班干部盯井。而该井的情况汇报每周均出现在局级生产例会上。
从某种程度上说,狮52-3井全程都在双方决策层的管理掌控之中。每一步重要决策推动着施工迈向成功。这种决策表现在:
甲方承担着现场指挥和措施决策责任。比如,英西一体化项目组根据周围邻井情况和其他钻探单位施工经验将三开井改成四开。这个做法,完全隔离了同一井筒内的不同压力系统,避免了井下复杂。而且三开技术套管比设计又多下了近229米,这些起到了减少四开施工井下复杂的作用。孙连和说:“套管下到近油层70米,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进入四开,孙连和作为代表长城钻探公司西部钻井公司住井负责人向甲方建议使用精细控压钻井设备。“光靠人紧盯还不行,关键时刻还要靠高科技”。这条能够提升施工安全系数的建议,甲方当即拍板同意,并投资设备迅速安装到位。这套装备在接下来的应急处理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它能在井下异常和井口发生情况的一秒内进行预警,为处理井控风险赢得了宝贵时间。
终于就要揭开油层的面纱,遭遇战迫在眉睫。井场气氛骤然紧张。
722日,钻进至井深4686.49米。青海油田现场总指挥李余成提出:“见到油气显示,不要再打了,就此完井。”关键时刻,专家这个决定“救”了双方。据甲方经验判断,虽然只揭开油层10厘米,这就是高产油层。如果不当机立断决策完井,可能遇到更高更大压力油层,还极有可能碰到水层。由于这些险情完全未知,随时可能将胜利在望的努力付诸东流。
完井阶段,才是这口井最关键、风险最大的时刻。这进一步考验着甲方现场指挥的决策和反应能力,以及施工方的服务和保障能力。此时泵压升高,短短20分钟内,地层压力变化迅速。“油层就像越吹越大的气球,随时存在失控风险,反应慢一点,油就会喷出来”。
长城钻探做出关井处理,同时组织压井。这类井的最大难点在于,压井“压不死”。钻井液密度即使达到每立方厘米2.4克,也仅仅能稳定住一段时间。溢流在压井过程中反复出现。
此前,狮52-3井施工一直处在可控范围,甲方提出将这口井打成标准示范井。这也是甲方一直以来的目标,并针对狮子沟英西区块钻井制定相应标准。这种标准包括裸眼完井投产。上交完整井口,在其他地区司空见惯。因为,这种完井优势非常明显,油井能承受高压,安全系数高,将安全隐患降到最小。但在狮子沟英西区块采用这种完井方式,70型号的封井器拆下来,井口裸露,最大的风险是出现异常情况,没法关井进行抢险。
同时,这种完井方式需要把钻具先放到井底,将井口的大封井器换成小封井器后,再把钻具打捞出来。这是经过可行性评估的,但作业方也会冒一定风险。措施不当,钻具就会打捞不出来。
“这完全是甲乙方深度合作形成默契的结果。”孙连和说。在需要长城钻探做出配合时,孙连和不止一次提起甲方的支持:“长城钻探施工中需要解决啥问题,有啥需要,我们全部帮你实现!”多年合作,甲乙方已经建立起深深的信任。更令人感动的是,此次青海油田为施工方长城钻探作业扫清了一切障碍。“有复杂不可怕,找到工具就能解决。甲方全程帮助解决了许多突发问题,否则大半夜出现问题让我找谁去?”
“有时候施工就是要敢于冒风险,井下不等人。”长城钻探青海项目部经理李爱国说。724日,开井观察无溢流,期间有8小时10分钟的安全时间,甲方决定利用这个时间换井口。长城钻探将时间压缩在6小时以内,只为增加安全系数。由于准备工作到位,钻井队拆井口仅用1小时50分钟,装井口用时3小时40分钟,圆满完成任务。
727日,在狮52-3井装上采油树后,携裹着巨大能量的地下油龙喷涌而出。井场等候多时的人们,无论是甲方青海油田住井领导、专家,还是施工方长城钻探从总部派来的工程专家,驻井干部……大家拥抱祝贺,喜悦之情洋溢脸上,多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
这口井的高产,进一步证实了英西南带区块具有较好的油气储量潜力,坚定了青海油田将该油藏作为增储上产主力区块的信心。
自长城钻探交出标准示范井那一刻起,集团公司就组织专家对这口井进行总结,制定该区块的作业标准。青海油田和长城钻探甲乙方均对双方的完美、默契合作树起大拇指。大家说,如果甲方原井设计不及时修改,如果甲方帮助解决作业方保障难题不能到位,如果见到10厘米油层总指挥不当场拍板完钻,如果钻井队一到三开工程技术不过关,高压设备检测没有全部按照70兆帕试压到位……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不会有这样完美的结果。
 
共赢:口碑塑造品牌
 
其实,一口井让长城钻探在青海油田花土沟英西区块家喻户晓,并非偶然。当初,青海油田甲方坚持把这类高压井交给长城钻探,除了自身上产压力,还有对这支钻探队伍的信任。
在青海市场,长城钻探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也是立足甲方需求,用心服务的结果。“打井快、质量好”成为青海油田各个采油、采气厂对长城钻探钻井队的评价。
而与其他兄弟单位相比,长城钻探是这个市场的“后来者”。
2011年初长城钻探进入青海油田市场,西钻、川钻和渤钻等兄弟单位已经在此耕耘多年。孙连和去拜会甲方时,许多采油厂甚至把长城钻探当成民营队,更不相信他们的施工能力。
而此时在长城钻探青海项目部,员工还在忍受着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吃不下饭,喘不上气,睡觉被憋醒……加上远离基地供给,工作环境艰苦,不少刚到青海的工人因身体不适纷纷申请调离。
青海项目部负责工程和井控的副经理马伟生回忆说,当时6支钻井队刚进入这一市场,设备需要配套,工程组3个人恨不能一个当两人用。“经常是天黑了刚进花土沟口,接到电话又赶到另一口井。”
当时青海项目部因为工作量少、条件艰苦,价格较低,单井盈利不理想,干部员工甚至怀疑“项目部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再困难也要进到这个市场”,孙连和说:“领导交给的任务,与其解释一大堆理由,不如想办法克服和解决困难。”
8年中,青海油田所在的前线基地花土沟发了巨大变化,原来的土路已经修成4条主马路,当年的大通铺已经变成了宾馆。长城钻探青海项目部也在这里扎下了根,施工从单一区块单一井型变成开发井、勘探井并行,从油井浅井过渡到气井、深井高危风险井。近年,随着青海油田开发战略转移,长城钻探8支队伍迅速挺进高端市场,探井、气井占到80%,实现了格局大转变。至今,长城钻探在青海油田保持着多个区块施工纪录。
长城钻探也因此被青海油田二级单位评为优质承包方,并于20163月份与青海油田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建立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2017年,长城钻探青海项目部首次进入狮子沟高危风险区块钻井,目前已交井4口。接手狮52-3井前,长城钻探完钻的每口井都是一场硬仗。在遭遇盐水层、高压油气层过程中,长城钻探队伍得到了锻炼,井控防控能力也得到提升。狮49-3井是一口三开直井,井深4400米,周期73.92天。该区块2016年平均井深4100米,平均周期103天。狮49-3井在比平均井深多300米且多次发生井下复杂的情况下,实现了周期减少29天。这些历练也为长城钻探接手更复杂高压井储备了力量。
今年417日,李爱国接手长城钻探西部钻井公司青海项目经理时,狮52-3井已经开钻一个月。在花土沟,他还没有完全适应高原反应,就已经开始通过微信和QQ与甲方保持联系,保证接收到甲方的要求。
李爱国有着18年的外部市场工作经历。24岁就当井队长。当年在西部市场,是“资格最老的年青人”。“这里就是各家钻探队伍比武的舞台。长城钻探在这里树立了品牌,现在的每一口井都是在维护这个品牌。”在他眼中,“看住细节,措施得力,才能实现可控。”正在施工的每口井,李爱国每天都要掌握数据,“接到微信和电话,随时随地都可以解决井上问题。”
对于狮52-3井这口重点井,李爱国盯得格外紧。负责施工该井的50641队队长林苏过完元宵节进入花土沟后,一次也没回家探亲。不仅如此,揭开油层那段时间,队长林苏和指导员苗井伟被安排24小时换班轮流值守,住在井场、睡觉衣服不能脱,保证遇到险情第一时间冲到现场处理。其他像技术员、每个坐岗工人、夜班工人都要盯守到位。
所有的付出形成一个结果——50641钻井队完井周期约133天,完全实现了甲方钻探预期。目前,长城钻探成为狮210区块唯一一支在设计钻井周期内完井的队伍。(董旭霞)
2018-08-18 来源: 责任编辑: